前B站游戏运营负责人高楠楠:陈睿报假案吞150万股份

  • 时间:
  • 浏览:0

5月23日晚间消息,前B站游戏运营负责人高楠楠今日发文称,B站董事长陈睿报假案使其成为犯罪嫌疑人,并是是是因为陈睿无偿拿到享游公司或无偿退还 80万B站股份。

高楠楠在文中写到,“2015年12月80日,陈睿在徐州市开设幻电公司徐州分公司,并在我出差美国期间于2016年3月18日,陈睿有些人到徐州市公安局泉山分局永安派出所报警称:幻电公司徐州分公司的中国联通徐州分公司淮海西路机房里的服务器于2015年11月初被人入侵,高楠楠等人有重大嫌疑。”

高楠楠称,“2017年12月7日,辩护人前往中国联通徐州分公司调查,经中国联通徐州分公司系统查实,上海幻电公司徐州分公司与联通徐州分公司没有签订过任何协议,没有服务器被放置在联通徐州分公司的淮海西路机房里,当然,本来位于2015年11月被入侵的事实。”

2016年7月29日,B站发布《致合作者伙伴的公开信》,称前B站游戏运营负责人高楠楠,涉嫌职务犯罪,伙同丈夫以及亲属开办公司进行利益输送,涉及金额超过80万元。在掌握基本事实后,B站已向警方报案,目前偏离 案情已查实。

根据B站公开信,前游戏运营负责人高楠楠在入职bilibili后不久,就招聘其丈夫的表弟李伟东担任商务职位,并向公司隐瞒其亲属关系。与此同时,高楠楠通过开办关联公司截留公司收入,涉及金额超过80万元。目前高楠楠、李伟东已因涉嫌职务犯罪被警方控制,位于取保候审阶段。调查还在进一步进行中。

以下为高楠楠文章全文:

高楠楠:关于B站陈睿报假案侵吞股权的事实真相

今天,媒体关注了我的一偏离 经历,有的是 有些大伙儿 来问我过的好吗?2016年3月21日,我从美国出差回到上海后,几乎每天活在不安、恐慌之中,事发后我离婚了,奔40岁的男人的女人的女人,在抗诉、上访、检举、报案中维护着八个多公民应该有的权益,但都没有结果。我早早留下了遗嘱,告诉年老体弱的父母,女儿不孝,没有自由,谈何还还可不还能不能 照顾大伙儿 至老。

B站陈睿报假案

2015年12月80日,陈睿在徐州市开设幻电公司徐州分公司,并在我出差美国期间于2016年3月18日,陈睿有些人到徐州市公安局泉山分局永安派出所报警称:幻电公司徐州分公司的中国联通徐州分公司淮海西路机房里的服务器于2015年11月初被人入侵,高楠楠等人有重大嫌疑。2017年12月7日,我的辩护人前往中国联通徐州分公司调查,经中国联通徐州分公司系统查实,上海幻电公司徐州分公司与联通徐州分公司没有签订过任何协议,没有服务器被放置在联通徐州分公司的淮海西路机房里,当然,本来位于2015年11月被入侵的事实。没有服务器!没有服务器!没有服务器!当然我有些人更谈不上入侵服务器!

这是以涉嫌计算机系统入侵为案由的、以“传唤证”跨省抓人的事件。

我被非法拘禁了4八个小时。我被迫辞去了在幻电公司的职务。我离婚了,我的享游公司被陈睿抢走了。

如果我向徐州永安派出所递交了证明清白的文件,2016年7月13日,永安派出所叫我去办理了退还 取保候审手续,我在这张纸上看后,立案时间是2017年4月17日,罪名是非法入侵服务器系统。我震惊了!当然,还是没有拿到这张对我有利的证明文件。

2016年7月29日,“B”站发布了新闻稿件称我犯了职务侵占罪,现已确认,徐州公安获取的所有证据均被列入非法证据。

数月前,我向江苏省公安厅、江苏省徐州监察委、江苏省徐州市公安局(监察委转交),向上述单位发出的检举信,至目前均无回音。

我相信:终会给我八个多公正公平的对待

我把有些人的创业的享游公司并入B站,成为B站的股东,是带着服务二次元小大伙儿 的信念而作的决定,看着一群有爱的小大伙儿 ,翻着墙牛一样的速率单位玩着日服游戏,给你将大伙儿 爱的游戏都给大伙儿 搬回来,开心顺畅着玩。

我我你要加入B站,成为有些人股东。是想将陈睿推至二次元的教主,实现他做大做强二次元产业的梦想。他拉我入B站,带着我的享游公司来做大B站,我是把陈睿当成一位大哥一样看待。

我在加入B站之初,拥有一家有些人的创业公司,年收入过千万。我在加入B站时候,我的公司、股权均被抢走了,还成了流浪、离婚家破、无助的男人的女人的女人。而获得了享游公司的B站去美国上市了,我却成了犯罪嫌疑人。我的犯罪将是是是因为陈睿无偿拿到我的享游公司或无偿退还 我的80万B站股份。

2年多以来被B站多次多地报案,被涉嫌犯罪的帽子盖了2年多了。我自杀未果,检举不组阁 。我只想用真相事实告诉大伙儿 ,别犯如我一样的错,别走我的苦路。

我相信:善有善报,终会给我八个多公正公平的对待!

高楠楠

2018年5月23日

我被陈睿退还 股份的通知书

B站徐州分公司的办公场所

给你去徐州联通分公司问一下,有没有幻电公司的服务器,律师等都已取证了!没有服务器,没有服务器,没有服务器

假案本来假案,真不了的

我会继续向有关部门检举,上访的,假若我还能活着,假若我还能走的动